车手

马家辉

连续下了几天雨,潮湿到人都发霉了,坐在车内,错觉车外以至自己身上都长苔,没完没了,情绪难免低沉。幸好有所谓国民教育争议,被我写文章骂骂,泄泄气,真好。执笔之人某时候确受心情影响,情绪灰沉,下笔重些,聊作宣泄,如同有人打麻雀输了钱便回家打老婆,我不打老婆,只打官僚,算是另外一种“厚道”。

下雨久了,整个人像生活在雨伞里,雨哗啦哗啦地淋下,伞篷挡着,只听到喧闹的声音,窒闷难受,雨伞就是我的房我的屋,被困住,蜗居于此,动弹不得,唯一娱乐是用耳机把耳朵塞住,听手风琴演奏,脚步于雨水之中竟变轻盈;最近迷上手风琴,尤其爱看YouTube上的演奏者,半眯着眼睛,右手弹,左手拉,满脸陶醉,令空气震动成美妙音符,令人间变得立体。

噢,不对,另有一种娱乐是在雨中开车。飞车是太危险了,故只能缓慢地开,找一条没有塞车的路往前开去,车轮辗过雨水溅起水花也激荡起泼剌声响,很能挑拨起刚劲的生命力,正好对抗阴雨的沉闷。如果走在观塘绕道或东区走廊,对线的车往往会溅起如浪的水花向你的车窗扑来,欠缺经验的你或会恐惧,明明有窗子把水隔开,却仍不自觉地把身子向左倾斜,猛力避开脏水,但你旋即发现自己的可笑,于是,也真的笑了,似在迪士尼乐园里玩那冒险游戏,有惊无险,剩下的只是欢愉。

而如果你稍有经验,心知肚明水是水你是你,便可享受另一种乐趣,淡然地、欣然地向前直望,望着车子的挡风玻璃,望着脏水如巨浪般向你迎面冲来,但你完全不必躲避,你只需施展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”的镇定本领,脏水泼于前而眼不眨,双手坚定不移地握住盘,右脚继续踩油,沿着既定路线行走,很快地,你穿越了水浪,复见光明,雨仍在下,你仍在前行,刚才短暂的两三秒仿佛摩西越过红海,你征服了恐惧,你把不可能变成可能。

而最好的时刻是当驶达目的地,刚好停雨了,推门而出,抬头望天,简直有比赛冲线的喜悦。所以每遇雨天,我便出门,拿起车匙,犹如车手上场,追求只属于我的微微快乐。

随机文章